邶山以北

江淮阴,收破烂画手,日常失踪,最近尝试水彩,画画速度极慢。

【心中的那团火被坚冰包裹。你若捂化了这寒冰,就让我用这团火来将你余生点亮。

这是你自己的力量啊】
【他睡着了,再吵打死】
是轰出
终于画完了
看到这句话很适合轰出就画了
感觉还是颜色画的有点脏
而且画了很久
绿谷:我烧轰总!(bushi)

【所有的晦暗都留给过往,从遇见你开始,凛冬散尽星河长明。】
是自家私设发少年公子良啦

【少年的眼中是安静的海】
咸鱼画手的最后挣扎

【你所说的话会扼杀掉我】
p1是想画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充满了孤独感的螺丝
p2是自己水彩摸鱼
在慢慢摸索水彩

可以做你的甜饼小男孩吗

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,比一切美酒还要芬芳。
是子露和耀
记不清他们的衣服了就自己瞎鸡儿糊了一套

来和我玩啊,太子表哥!
愿你归来时仍是少年

小fafa送给你!
范海辛白x敏锐白
敏锐白的最帅校草和学长简直戳爆我萌点!!